您的位置: 梅州资讯网 > 健康

送葬诗歌 第一百二十二章 黄昏的大地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8:23

送葬诗歌 第一百二十二章 黄昏的大地

太阳西斜了,曾经猛烈的阳光逐渐式微,露出了稍显疲累的脸庞,淡淡的暮色开始从四处泛起,沾染上视界内的一切。

但这样淡薄的暮色和眼前那笼罩住修道院的“罩子”里反映出的怪异昏黄相比,就显得明亮太多了。修道院周边被不自然的暮色完全封锁住,就像被强行和外界分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一样。

细心静听,从被黄昏色满溢的“罩子”所覆盖的修道院内测还隐约间传来一阵接一阵的低沉钟声。接连不断的金属轰响震荡的着空气,同时也震荡着倾听者的灵魂,莫名的躁动在身体内侧翻涌。

“这个罩子是……用法术制造的领域?”摇摇晃晃的从大姐头驾驶的机动车上走下,柯特忍不住摇了摇头,那位佣兵管理处负责人的车技实在不敢恭维,“看来是已经把整个修道院遗址都套在里面了的样子啊。”

从这个“罩子”上飘散着一种异样感,稍微一个有法术常识的人只要稍微观察一下它,就会觉这个法术有很大的问题流动在这一法术结构中的魔力全然不受控制,犹如一团乱麻般混乱不堪。

按理来説,想要用这样毫无章法的法术结构维持庞大的领域,会在释放出来的瞬间以为组织程度过于松散而倒塌。可不知为何,这个罩子却能够维持着这种匪夷所思的框架的稳定,并且持续运转下来。

柯特回头看了一眼正要从车上下来大姐头低声问道:“大姐头,你确定奥斯卡的联络就是从这里出的么?这里应该是学院的私有地范围内。难道他们就放任这种东西出现在自己的地盘上?”

刚才他正和大姐头讨论关于威胁信的话题时,前台的接线员突然找了过来。据他説,没有工作的奥斯卡用他的徽章传来了一份简讯。而从简讯的内容中看来,和他一起遭殃的人还包含莉琪。

“这里是奥斯卡,我们碰上、麻烦。”徽章中的简讯术只能传达少少的几个词,他也只能尽量挑简单的説,“通知大姐头和柯特先生,我、莉琪小姐,还有、米欧。在这个坐标遭遇异常事态……请求支援。”

徽章中携带的简讯术并不是特别复杂的法术,而奥斯卡的传唤更是像遭到了严重的干扰一样断断续续,还伴随着各样的杂音。经过定位之后。柯特他们徽章反应是从这个学院私有地里被遗弃的村庄中出。

先不管奥斯卡他们是为什么跑进了这个在废墟中的修道院里,这么个奇怪的东西矗立在学院的私有地上就已经够让人怀疑的了。

此外,柯特感觉自己有必要收回对徽章附带机能的抨击,至少在像这样的紧急关头。这块小金属片还是有那么一diǎn用处的。如果不是奥斯卡这么用了。他都忘记徽章还可以反向运用这个事实了。

“就算是成天呆在银耀塔里那位尊贵的‘十二方位之风’大人,也不可能把学院所有私有地里生的事情看在眼里的。”拿着小型手持式机工铳的大姐头猛地把车门甩上,气势汹汹的看着眼前的罩子,“更何况能玩出这种大型法术的家伙,他的水平也不会低到连基础的掩饰都不会做。”

大姐头虽然只是个书士,不过对于法术的了解还是作为知识的储备好好装在脑子里的。比起在法术理论这方面连半吊子都算不上的柯特了解的东西要多得多,三言两语就解决了柯特的疑问。

如大姐头所説的一样,只覆盖住修道院的“黄昏”虽然不合常理。法术结构也匪夷所思,但几乎都没有逸散出多余的魔力。贴近了观察。会现这个罩子看起来尽管满是异样感,可实际感觉并没有任何异常。

是的,它只是看起来和周围颜色不一样而已,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异状。柯特伸出手摸了摸那层“罩子”,但那层分割两侧的分界线就犹如幻影一般,柯特的手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就穿入了虚假的黄昏中。

黄昏的障壁没有阻拦任何人的进出至少现在是这样。柯特注意到在修道院敞开的青灰色大门上还残留着些许魔方阵的残迹,毫无疑问,那是他最熟悉的描绘风格不需挑明他也知道那出于谁的手。

看来管理处的定位技术没出现什么问题,先不説奥斯卡是不是还在里面,但柯特至少可以肯定自己那随时可能暴走的妹妹曾经来过此地。留在大门上的粉笔痕迹无疑是在指认她就是轰开它的元凶。

拿着从还没有机会还给格罗斯泰德的短刀,柯特轻手轻脚的踏上了重石砖铺就的步道,大姐头则跟在他身后半步的位置,手中的机工铳已经调整到随时可以击的状态。不需交谈,两人很有默契的进入了黄昏色的领域内。

天空没有代表“太阳”的东西,在正常角度上也看不到逐渐西垂的太阳,所能看到的只有劣质的昏黄、昏黄、以及昏黄。这个空间中的颜色仿佛就是故意为了迎合“夕暮”这一主题而产生的,充满了违和感。

不只是铺展在头上的天幕,除了修道院主体以外的细节都充斥着违和感。diǎn滴的异物正从角落里慢慢溢出,尽管缓慢,但正一diǎn一滴的侵蚀着黄昏色空间的整体,让人感觉它随时都会解体。

罩子内的空间相当平静,唯有持续不断的钟声在耳边回响

。这钟声似乎只有在这黄昏的大地上才能听闻,不过只是和圈外隔着两三步路就变得如此清晰,让人难以将它和刚才只能稍微注意到的钟声等同起来。

若只看周围的环境,这片领域就仿佛真的已经陷入暮色一样,可天幕上那些粗糙的橘黄色却破坏了这个印象。如果这是一个人的画作,那这天空绝对是最大的败笔,任何人看到这虚伪天幕的瞬间,都会被厌恶感填满。

那种劣质的暮光就像是一个技法粗陋的画家所为。他将胡乱调和出的颜料乱糟糟的涂抹在画布中,只是为了表达“黄昏”这一概念的色彩被单调的堆积在一起,丝毫没有正常黄昏应有的光感。

“真是暴敛天物,如此优秀的建筑物就这样被无谓的装饰下变得庸俗。”

柯特对这座修道院的评价很高,随处可见的优美装饰让他在惋惜的同时产生了个疑惑:“不过,为什么这么好的修道院会被放弃呢?这些装饰的造价肯定不菲,就这样放弃实在有diǎn不太合理。”

威金亚斯教虽然在卡特里斯中属于小众宗教,所有信徒加起来dǐng多只有数万人。这种等级的修道院应该就是威金亚斯教在卡特里斯周边最高级宗教场所了,那些信徒和修士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我也説不清楚,听人説好像是卷入了一场什么事件还是别的什么。”随口回答道,大姐头警惕的搜索着附近,确定周围是否还有潜藏的敌人,“当时我还是个小鬼,这种东西我哪还记得。”

“那的确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可能很多人都未必记得了。”説完,大姐头还补了一句,“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去图书馆翻翻当时的报纸,废弃一座村庄可不是小事,报纸上肯定会有报道的。”

不久之前莉琪三人通过的正厅此时也被刷上了一样的夕色,连带着那些徘徊在阴影中的异形也遭遇两了同样的待遇。这些扭曲的异形怪物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两人身边试图动攻击,却总会被他们轻而易举的摧毁。

直通中央庭院的侧门不知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在不摧毁大门的前提下没办法通过。这里毕竟是学院的私有地,柯特也不愿意破坏这种优秀的建筑物,两人只好突破异形的重围绕到通往侧殿的回廊上。

“真是奇怪的感觉,该怎么説……打空气?”走在闭锁的修道院中,除了两人的脚步声之外只剩下接连不断的钟声,柯特神情微妙的看着消散的异形,“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就算击倒了也没有实感……”

他手中的短刀将一个又一个奇形怪状的敌人分解为碎片,大姐头的铳弹也准确的命中了好几个突然出现的敌人。可这些敌人没有一个留下残骸,每一个异形在彻底失去活性之后,就会化为一阵烟尘飘散在空气里。

出现在修道院中的异形全都不是适合作为“敌人”的敌人。它们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柯特或大姐头附近,用和肢体连接在一起的武器试图偷袭他们。而在它们被击倒后,又会如出现时一般无声无息的消失。

来无影去无踪,让人不由得怀疑起是什么东西正在和自己战斗它们简直像古老童话里那些只会出现在黄昏时的妖魔。就算摧毁了它们的躯体,也只能让它们退回黑暗,继续在黑暗的角落里窥伺。

敌人仿佛无穷无尽,在这条通往侧殿的回廊中前进,这样的感觉尤其明显。还没来得及走出几步,就会有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敌人在他们的死角突然袭击向他们。在这条不到一百步的走廊上,两人少説已经摧毁了十来个敌人。

异形们犹如饥饿已久的群狼,疯狂的向敌人动冲击。未完待续……

贵阳长峰医院要花多少钱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网站
贵阳长峰医院大概多少钱啊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路线
贵阳长峰医院手术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