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梅州资讯网 > 健康

吴晓灵经济增速放缓不应过多担心

发布时间:2019-10-09 21:59:13

  吴晓灵:经济增速放缓不应过多担心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昨日表示,央行此次降低“两率”体现的是货币政策的微调,但是结构性调整不代表货币政策根本转向。为了实现“一保一控”的经济目标,应该坚持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灵活的金融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财政政策。

  吴晓灵是在新浪长安讲坛上作上述表示的。她指出,通货膨胀无论是需求拉动型、输入型还是成本推进型,最终都表现为一种货币现象,因此控制货币是必要的。要想控制物价上涨,最主要的是要控制货币供应量的增长。而在金融机构中,只有商业银行通过信贷能够创造货币,因此,信贷也要适当控制。

  “在控制信贷的情况下,企业需要资金,就应该允许它们到市场上发行债券、股票或通过信托投资公司搞信托贷款计划。”吴晓灵说,这些金融行为在市场中起到了融通资金的作用,“在控制货币的情况下,一定要搞活金融。”

  吴晓灵表示,在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下,经济结构的调整过程中,会有一部分企业难以生存,因此,还要有适度宽松的财政政策,通过减税政策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或通过财政支出,如中小企担保基金、利息补贴或风险补偿等来帮助中小企业融资,改善金融环境。同时,加大对社会保障的投入力度,来解决失业人群的生活问题,保证低收入人群的生活不至于下降。

  吴晓灵认为,在经济转型过程中,经济增速放缓是必然的,不应对此有过多担心,应对中国经济抱有信心。她认为,要坚持市场化改革的取向,要有经受短期痛苦的思想准备,结构调整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

  谈到当前的美国金融危机,吴晓灵认为,这反映了美国政府金融监管不力,其根源不在金融创新,而在于面对公众的金融创新产品偏离了基本的经济学原理:首先,信用衍生产品的基础产品违背了银行信贷可偿还性原则,没有注重借款人的第一还款现金流,而寄托于抵押物上;第二,衍生产品违背了让客户充分了解金融风险的原则,致使风险无限积累,超出了市场参与者可承受范围。

  吴晓灵指出,监管应放在基础产品的质量上,中国对金融衍生产品的监管有些谨慎过度,应在美国的监管问题上吸取教训,不能因监管出了问题而关掉进一步发展中国金融衍生品的大门。

  她还认为,中国需要新一轮金融改革,金融监管应该适度放松一些,对于真正涉及到社会公众利益的金融活动应该从严管理,而不涉及众多金融机构的一些非银行的信贷活动以及一些私募范围的活动,应该创造条件让其自行发展,要让金融业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

  对于金融危机对外汇储备的影响,吴晓灵表示,在市场经济当中每一个投资者都要面临汇率风险,但是由于中国对外贸易以美元计价结算,因此尽管外汇储备有所缩水,但并非想象中那么严重,目前的外汇体制改革正在减少这种被动积累外汇储备的状况。

智能
民生历史
家居资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