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梅州资讯网 > 娱乐

长生证道 第六百七十章 寒极草

发布时间:2019-09-26 01:13:39

长生证道 第六百七十章 寒极草

这位老者所坐的位置还在凌霄身后,还没有轮到他展示自己想要交换的宝贝。但是他却一上来就来套问人家的底细,这未免叫人有些不快。

此时欧阳珣咳嗽一声,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出声道:“老于,你这老家伙可不能坏了咱们交换会的规矩。你光顾着向人家打听,怎么也不先把你的东西拿出来展示一下呢?”

那老者闻言一愣,随即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对着凌霄哈哈一笑道:“该死,老夫见猎心喜的毛病又犯了!这位小友,你莫要见怪啊。”

见那位于姓老者性情倒是平易近人,凌霄心中的一丝不快顿时烟消云散。他微微一笑,凝视了老者一眼,然后拱了拱手,道:“前辈客气了。只要前辈的寒极草在年份上能够达到晚辈的要求,那晚辈自然也不会令你失望。”

“好,好,好。”老者连说了三个“好”字,接着便从身旁取出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放到桌上,并轻轻地打了开来。

盒盖刚一打开

长生证道  第六百七十章 寒极草

,一丛白雾便是飘然而出,顿时场中温度倏然一低。几个呼吸之后,白雾散开,现出盒中的一株半尺左右、表面凝着一层淡淡白霜的植物。

凌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那株灵草看了好一会儿,最终确认此草确实是典籍之中记载的寒极草,而且年份达到了八百年左右。这样一株灵草的价格在市场上能够卖到一百六、七十万,用三颗地级极品翡冷翠丸来换,双方都不吃亏。

于是,他冲着于姓老者微微点了点头,又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瓶子,道:“没问题。这里是另外两颗地级极品翡冷翠丸,这位前辈,晚辈跟你换了。”

“且慢!老夫还有话说。”正在凌霄准备将寒极草收入囊中之际,于姓老者却是突然开口了。

“前辈莫非想要坐地起价?”凌霄心中一沉,面上神情也变得有些不快,随即目光对着上首的欧阳珣飘了过去:“难道这也是灵盟的规矩?”

欧阳珣斜睨了凌霄一眼,淡淡地道:“这位小友切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这件事跟我们的毫无瓜葛。灵盟身为千会商盟的一份子,向来诚信交易,说一不二,怎能做出这等违背承诺之事!”

说着他的目光转向了于姓老者,沉着脸道:“老于,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别忘了你自己也是灵盟的一员,可不能带头破坏规矩。”

凌霄听见欧阳珣的话却是一惊:“千会商盟?没想到这个千会商盟的势力竟然这么大,竟连这么远的地方也有他们的成员?”

“不不不,我老于怎会是那种背信弃义之人!”于姓老者搓着双手,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我不是要坐地起价,而是看这位小友出手如此爽快,所以心里存了一丝侥幸,想再问问还能不能再卖给我两枚翡冷翠丸,我老于愿意每颗再出八十万灵石。”

说着又站起身来,对着凌霄深深作了一揖,恳切地道:“这位小友,老夫有一爱子,天赋尚可,但就是灵修资质有所欠缺,所以修炼进程一直比大多数同道缓慢。现在,犬子已在灵元巅峰止步不前长达二十多年。故而老夫想在有生之年,能多帮他一分是一分,希望小友能够成全。”

以于姓老者一个灵化前辈的身份地位,对凌霄这位“灵元晚辈”如此礼待,这份诚意不可谓不重。是以这话一出,场中顿时鸦雀无声,就连欧阳珣也不好再说什么。

凌霄闻言也是一阵动容,若于姓老者以别的理由来跟他交涉,还不一定能打动他,但对方却从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感情来入手,正好打中了从小就没有过父爱的凌霄心中深藏的那一份柔软。

他心中一叹,从情感上已经决定答应对方的要求,何况一颗灵丹对方愿意出价八十万,这个价格也不可谓不厚了。再退一步说,五颗地级极品翡冷翠丸对别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之物,但对现在的他来说,也就是闭关一两月的事情。

不过,他想了一想之后,却决定还是不能完全答应对方,否则会让自己给在场众人留下一种奇货可居的印象,从而给自己的安全带来一些隐患。虽然他并不惮于对方眼下的这些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万一他暴露出来太巨量的身家,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找出什么高手来对方他?出门在外,还是要低调,尽可能地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想到这里,他长叹一声,站起来对着于姓老者也是深深一揖,道:“前辈爱子之心如此拳拳,真令晚辈铭感五内。可惜的是,并非晚辈不愿成全前辈,只是地级极品翡冷翠丸如此珍贵之物,又岂能俯拾皆是?这三颗都是在下宗门倾其所有了,临行前家师还反复交待晚辈要物尽其用。今次能够换回这株寒极草,也算是对家师有所交代了。”

他这话里面有两层意思:“第一,翡冷翠丸一颗也没有了;第二,我也是有背景的,你们下来也别想再打我的主意。”

果然,这话一出,于姓老者登时露出一抹失望,不过有了那三颗翡冷翠丸,对他来说也算此行不虚了。

当即两人便很快交换了东西,凌霄将装有寒极草的木盒收进了须弥芥子,心中这才松了口气。有了这个东西,距离自己的宏伟规划,又向前迈进一步了。

接下来,交换会开始活跃起来。许是因为刚才的翡冷翠丸和寒极草为大家开了一个好头,现场的气氛显得十分热烈。

不过,下面的那些宝贝虽然也不乏珍贵之物,但对凌霄来说就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好不容易等到交换会结束,凌霄站起身来正要离去,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和蔼的人声:“这位小友,还请留步片刻。”

凌霄脚步一顿,回头一看,却是欧阳珣面带微笑地冲他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那名翠衫少女。

...

西安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西安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西安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西安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西安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